上海、杭州地区的客人慕名而来2019-01-10 03:14

——

  进入深秋以来,一年来的风调雨顺,让水稻喜获丰收。除了香喷喷的大米,部分农户还额外收获了因模式创新带来的另一项收获—水产。稻渔共养这种老模式,在水稻和水产专家的不断探索下,已经逐渐发展出适合临安本地的新花样。

  继稻田养鸭、养鱼和养蛙之后,太阳镇元生粮油专业合作社的水稻田里又爬出了鳖,最大的一只有三斤三两,让抓到这只“冠军鳖”的上海客人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稻田养鳖的好处是提升了水稻品质和产量,还能卖鳖创收。今年我们试养了12亩,算下来每亩增收2000多元,看来明年要多养一些。”元生粮油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陈梅芳对这个收益比较满意,“就是有一次发大水,逃掉了不少,可惜了。”

  陈梅芳今年在12亩稻田里投了800只幼鳖,它们可以清除杂草,吞食水稻的害虫和蚊子幼虫,而且排出的粪便就是有机肥。放下去时每只半斤多点,捞出来时平均体重能翻一番,达到一斤二两。通过微信和网上营销,上海、杭州地区的客人慕名而来,为她的生态养殖付出了野生鳖的价格—每公斤160元,还供不应求。

  现在,陈梅芳的一块已收割的稻田里还养着300多只鳖。“稻还没收的时候,鳖在田里活动空间小,养不大。我想试试看在冬闲田里继续养着,到明年再卖,能养到多大,效益会不会更好?”

  这个想法也来自市农业局和水利局专家们的意见,农业局种子管理站副站长袁德明认为,冬闲田里养鳖,效益肯定比种小麦和油菜要好,值得尝试。陈梅芳的这个试验,总结好经验、数据,将来还能向其他地方推广。

  水利局渔业站站长应利平则对稻田养鳖的防盗防逃,给出了安装石棉网或内贴抛光砖的看法,“鳖有用四肢掘穴和攀登的特性,做好防逃设施是稻田养鳖的重要环节。”

  元生粮油专业合作社有上千亩水稻基地,把自己的稻谷加工后,销售“浙太”牌太阳米。这种稻渔共养模式,减少了农药和化肥用量,提升了大米的附加值,能卖出10元/公斤的高价。

  陈梅芳是稻田养鳖,余升却是鳖池种稻,做法看来相似,内里乾坤不同。余升是鑫升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,他从2009年开始经营的50亩鳖池,虽然一直努力营造野生环境,但多年养殖无法扭转富营养化的演变。

  “富营养化以后,鳖的发病率就会提高。我有十个塘,近年开始每年都有一两个塘发病。”余升为此发愁,去年6号塘发生腮腺炎,鳖的存活率像过山车一样,从98%刷地下降到10%。而且,发过病的塘次年还不能再养了。

  这时,水利局专家建议他在鳖池里种稻,不是普通的水稻品种,是芦苇稻。芦苇稻是浙江大学的研究成果,植株高可达1.8—2米,适合种在一米多深的水里,和鱼、螃蟹、河虾、鳖等水产共生。

  看中芦苇稻,主要在于它的治污能力。芦苇稻能吸收水里的富营养化物质,如氮、磷、钾等元素,改良和净化了鳖池的底质和水质。除了芦苇稻,茭白也有同样好处,经过余升的试验种植,分别交出了亩产321公斤和204公斤的答卷。

  芦苇稻营养全面均衡,富含多种保健成分和微量元素,市场售价平均可达36元/公斤。但是,芦苇稻的高价值也好,茭白的产量不高也好,都不是余升考虑的重点,“我最看重的,是这种共养模式对鳖池可持续发展的好处,毕竟养鳖的效益才是最高。”

  余升在池塘边上开着一家“小老怪”生态甲鱼农庄,每年销售的四五千只鳖,有一半多是通过农庄消费掉的。按鳖的养殖年龄和仿野生环境的不同,每公斤价格从178元到416元不等。虽然价格不低,但是生意很火。

  “稻田养鳖”和“鳖池种稻”都是市农业技术推广基金会资助的项目,基金会会长给这两种模式作了这样的结论:它们解决了两个大问题,一是政府要粮和农民要钱的有机统一;二是安全优质和高产高效的有机统一。 孙梦蕾
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秒速飞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26987152号 技术支持 秒速飞艇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